Fish.池塘养的鱼

现在就是一条死鱼了QAQ

[陆绝]背中から抱きしめて-完

本体完结,之后可能会更新一个小肉番外(避免被吞应该会更在简书上)

```

01

7月23日,天气晴朗。就在刚才小绝这个月又发生了第53次撩陆之遥失败。

 

“我是真心喜欢他的啊,为什么他总是拒绝我....”小绝郁闷的趴在电脑桌上,透过透明的水杯悄咪咪的偷看在网管前台招呼客人的陆之遥。 


两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因为家里没有别的兄弟姐妹,所以小绝就把陆之遥当哥哥一样崇拜。陆之遥成年后去做了ABO性征测试,aplha体质的他让小绝更加崇拜,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想着自己要是也能成为a就好啦。

 

事与愿违的是,小绝高中毕业去体检,被医生告知自己是omega,以后生活上要多加注意。小绝沮丧的跑回来没有跟别人说,只告诉了陆之遥。因为他觉得此时只有他的之遥哥哥会理解他—— 


“你不应该告诉我的。”陆之遥听他说完,沉默了很久,站起来抛下这句走了。 


从那以后陆之遥像是有意无意的就疏远他了。 

小绝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去陆之遥开的网吧打游戏,刚开始的几个月陆之遥并没有管他太多,只是偶尔他玩太晚才会提醒他早点回家。 


后来小绝开始不自觉的发散出信息素,在学校附近差点被路过的a强暴,是陆之遥救了他,并把他锁在家里让他自己艰难的熬过第一次发情。 


小绝才发现自己的第二性征是有多可怕,不由自主的会发出“大家快来上我”的信息素。他躲在沾了陆之遥味道的被窝里不停的哭了一天,他害怕自己会变得不像自己。 


小绝趁着这次的休息百度了好多资料,知道了很多关于ABO体质的知识。 

也知道了身为alpha的陆之遥可以标记他。 

 

陆之遥的远离此刻显得多么合理。他不想也不可能标记小绝,也不希望小绝的体质影响到自己。但小绝并没有这么想,反而觉得如果能被他标记就好了。 


两人的想法背道而驰,关系的走向渐渐变得异常。


02

陆之遥家开的网咖每逢放假必定满座,因为人手不足小绝经常都会去帮忙,顺带赚点零花。家里人知道他至少没有到处跑,所以都很放心他跟着陆之遥去。小绝在这认识了不少陆之遥的朋友,也认识了不少跟他同为omega的人,之前很多不必要的担心总算放下了点儿。既期待又害怕的发情期靠着服用抑制剂稍微能控制在短期里,但小绝还是一心想着什么时候被标记就好了。 

 

那样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小绝百无聊赖的趴在吧台前,饭点刚过,刚忙完后的空虚感满满,看见熟悉的人走过来小绝才抬头看一眼,是陆之遥的好友Mike。 

   

“麦爷!!” 

 

Mike经常会来找陆之遥商量各种各样的事,包括工作和生活,所以可见他们的关系很好。小绝刚知道Mike也是个o的时候曾经摆出一副情敌的态度,每逢Mike进门小绝必定用眼神死光死盯到他离开,直到大半个月后小绝快瞪累死了,Mike又带了一个穿着黑西装、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的男人来,给陆之遥介绍那是他的A,小绝才知道Mike早就被标记了,之前那些假想情敌让小绝十分尴尬。他决定要对Mike态度好一点。 

 

不然太尴尬了啊。 

  

小绝问了他很多关于o的事情,Mike都很仔细的回答了他,一来二去的两人熟了,小绝也把Mike当知心哥哥了,没藏着掖着就把喜欢陆之遥的心意告诉了Mike。 

   

“怎么这么难得来了?”Mike大概有两个月没来了,小绝赶紧把他拉进了办公室。 

 

“嗯刚好有事找之遥。”Mike脸上还是带着温柔的笑意。“你们怎么样了?” 

   

Mike还挺关心小绝能不能搞定陆之遥的。 

 

说实话陆之遥已经好久没找女朋友了,也没听他说过自己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大学时期就在同一个研究室出来的两人关系不用太多说,偶尔还是挺担心这个好兄弟的感情归属的。但他以前就经常听陆之遥提起小绝,还以为他对现在自己面前这个傻愣愣的家伙有意思呢。 

 

结果陆之遥并没有对他出手,也没有被挑动心思,反倒是比起以前多找了女性朋友交往,但是每次都会过不了三个月必分。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交流了一会情感问题的两人终于看见陆之遥回来,Mike赶紧去找他商量最近的安排。小绝也不好意思当闲杂人等,赶紧退了出去。 

 

只是才刚出门,小绝突然心悸,有什么东西从小腹、从心脏扩散开来。


抑制剂没有带在身边,今天是发情期的前两天,小绝根本没想到这东西还会提前到来。想挪动脚步往休息室去,却怎么也动不了了。 

   

小绝只想到,信息素要不自觉的发散出去了.... 


陆之遥在屋里嗅到熟悉的味道,开了门疾步把小绝拦腰抱起,对Mike道了声歉“抱歉今天就先说到这吧”,把小绝带进了休息室了。  

反手锁门,把小绝扔沙发上。摸了一下他的口袋没有发现有药,陆之遥忍不住锤了一下沙发。 

 

“余小绝!你的药呢?!后天就是你发情期了,怎么不把抑制剂带在身边,啊?”  

 

小绝喘着气,他没空去反驳陆之遥,双手只是抱住自己尝试着压抑。但空气里有一股薰衣草的味道,淡淡的却勾人心弦,吸进肺里还不够,小绝感觉自己头快要爆炸了。

(2的肉看这里)


03

(3的肉看这里

发情期来的早也去的快,结束的到来如此仓促,小绝还来不及跟陆之遥说清楚自己的心意,就被对方拎着脖子绝情的扔出门外。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陆之遥的味道,小绝像只可怜的小狗一样猛嗅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想把那股薰衣草的味道狠狠的记在身体里。 

 

——“我不会标记你的。”在被扔出去前小绝还是抓住陆之遥的衣服想挽留一下机会,可是陆之遥只是冷淡的抛下这么一句话,就关上了门,把小绝隔在门外。 


自己家虽然不是很远,可是小绝在回去的路上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眼泪停不下来拼命的掉,把衣袖都抹湿了。呜咽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如此难听,跟前一天还在陆之遥怀里撒娇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小绝哭的有点喘不上气了,就蹲到一边的花坛边坐着,一个人想了很久。 

 

他之前也跟陆之遥说过自己喜欢他,可是那时候他还没出现第二性征,陆之遥似乎只是把他当做小孩子的崇拜,所以一直都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一样爱护,但小绝那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止是崇拜,而是还有别的爱意。等到他知道自己是o的那刻,他内心也很复杂。他害怕自己不能再以同等身份和地位和陆之遥并肩了。但后来他也思考了很多,想了想说不定这样反而能让陆之遥接受自己,这样反而让小绝有些兴奋,久而久之的两人结合成了小绝最大的愿望。 

 

但他并不想要今天这样的结局。 

 

两人的关系原来从小绝被判定为o的那一天就破裂了,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还是没法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意。陆之遥帮他度过发情期,也许只是怜悯,也许是因为本能,而不是对他有过多的感情。 


小绝坐在那儿越想,心脏就越痛。 

 

可是他已经停不下来要一直喜欢他了。


04

过了几天小绝还是像往常一样,悠闲的去了网吧报到。一进门跟在这打工的奶茶打声招呼,对方诧异的跟他说今天陆之遥并不在,但小绝并没有在意那些,只是自觉的放好书包,开了台电脑就玩起了游戏。


他就是因为陆之遥出门了才这么大摇大摆的来打游戏的。陆之遥每个月或每两个月都会跟朋友出几天远门,有时候是去旅游散心,更多的是跟Mike出门办事。虽然小绝经常都缠着他说要一起去,但每回陆之遥都是像避之不及的躲着他一样,一溜烟就飞走了,小绝想去也没法跟。

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免得两人见面尴尬。就让这段尴尬期彼此冷静一下,等再过几天,他就能像以前一样搂着陆之遥的脖子,大大咧咧的跟他扯淡,没心没肺的开心。


也许他们还能回到以前的关系。


这样毫不集中精神的边打着游戏边思考,小绝手里的人物死了好几回,可他根本无心打游戏,只是想打发一下时间。

思绪越来越乱,小绝突然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虽然A的发情期没有O那么频繁和时间长,但还是会有固定的发情期。小绝自己是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大概5到7天,一般情况都是在家里磕药度过的,除了这一次提前的意外。但陆之遥呢,小绝从来没有见过陆之遥有发情期这个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是陆之遥故意隐瞒,但一年365天,除去其他因素,小绝几乎每天都绕着陆之遥转,可他的确没有任何发情的症状。

当然,如果陆之遥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发情的话,他肯定是不会知道的。可是陆之遥是怎么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的?如果是每个月来一次的话,是不是就是刚好每次都是出远门的时候发情?所以说——

陆之遥每个月出远门一次,都是为了解决发情期问题的。他不会带着小绝,是因为他发情期并不想让小绝知道。


因为他不会标记小绝,也不想碰他。


可他很多时候出门,都是跟麦爷一起的....小绝想到这已经不敢往下想了。的确Mike是已经被标记过了,可是他还是Omega,并且两人关系也的确匪浅,认识多年的好友即使是帮忙解决一下问题好像也是合理的......


小绝甩了甩头,想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开,可是两人似乎交叠在一起的幻想越来越挥之不去。

如果...如果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样,那自己该怎么面对给了他那么多建议的Mike??


05

大概是一周后陆之遥就回来了。小绝也没去他家找他,而是周末的时候直接去了网吧。


他很怕。虽然家离陆之遥住的公寓也很近,但这两天小绝尽量绕着远路不去经过陆之遥家门口,不去看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而是打算自己考虑清楚了该怎么说怎么问,然后选择了去虽然是公共场合(能壮胆)但还是有私人空间(够隐秘)的陆家网吧。


网吧前台还是那个老是捧着奶茶喝的奶茶,小绝跟他也算比较熟悉了,单刀直入的就问陆之遥在不在,奶茶拇指往背后的办公室门一指,告诉他“老板在后面呢”


小绝习惯性的没敲门直接开门进入,但陆之遥并不在办公室里。两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上,陆之遥那边的桌子还放着他的手机,大概刚刚离开。

隔壁休息室的门半掩着没关上,小绝听见门里传来了说话声,声音很细几乎听不清。

小绝好奇的走过去探了探头——门缝间看见的是陆之遥背对着自己,左手抱着Mike的肩,右手正在Mike的脸上擦着;而Mike正在低声的哭。


一副暧昧的场景。


自己曾经猜想过的现实正在上演中,小绝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被发现。


两人的对话断断续续的听不清:

“之遥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想要....”

“别担心....有我在啊....别哭了...”

说完陆之遥抱的更紧了。


Mike甩甩头,用力捂脸痛哭的手放开擦了擦脸,抬头看见了陆之遥背后的门缝里的小绝一脸震惊——“小绝?!”

陆之遥也转头看见了他。

Mike看到小绝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赶紧推了推陆之遥,大步跨过到小绝门前拼命想解释什么。

“不是的小绝,你听我说....”

小绝还是捂着嘴巴,可是眼睛里一直打着转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麦爷....”声音被捂着闷闷的发出来“为什么.....”


小绝甩了门就冲出去了。

Mike用手肘撞了懵了的陆之遥——他完全不知道小绝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完全反应不过来,Mike撞了他示意他赶紧去追上小绝解释,他才恍然大悟的跟着跑了出去。


撞见了别人的隐私,小绝吓得腿软,跑不远,只能从后门出去跑到了后面的小巷子里,那里平常没什么人,就算是大哭一场也不会有人看见。


大概也不会有人在乎。


这下确定了陆之遥为什么不会标记自己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对自己也没有那样的感觉,会进入自己身体只是因为小绝发情了,不自觉的勾引了陆之遥身为Alpha的那股冲动。


至于其他的,大概就是跟Mike有关了吧。

虽然陆之遥不说,但小绝能感觉出来他对麦爷的心意,不仅仅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虽然麦爷现在已经有标记了他的另一半了,可是谁知道那是不是暂时的标记呢,说不定陆之遥就是在等着哪一天标记解开,然后......


小绝真的忍不住去想。他蹲在地上头埋了起来,牙用力的咬了手臂上的肉——他不知道怎么去发泄现在堵在胸口上的那一道闷气,只能用力的在手上咬出了牙印,眼泪忍不住的只能让它自己掉出来了。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渗开,看着它们小绝只觉得头越来越痛,悲伤的情绪袭击了他的整个大脑。


一个巨大的阴影盖在小绝身上,头上传来陆之遥的叹气声。

小绝哀怨的眼神从下往上扫过了陆之遥的身体,停在了他的眼睛上。


这个人,


他也说不出现在是喜欢还是讨厌还是恨他,感情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复杂,为什么不能简单点,喜欢就去告白,不喜欢就拒绝,拒绝了就远离一点不要再互相接近,也不要留什么余地挽回。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小绝忽的站起来,没敢看着陆之遥,低头盯着鞋尖幽幽的开口道:“陆之遥我喜欢你。”


陆之遥看着他的头顶回了一声“嗯”。



“............你TM这是什么态度!”小绝猛地抓住陆之遥的衣领瞪着他。“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就拒绝我,抱了我为什么还不接受我?!混蛋!!我喜欢你啊!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都十几年了!好不容易跟你做了你TM怎么还不标记我!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呜.....标记我啊....”


小绝一轮抱怨轰炸了陆之遥,然后眼泪又忍不住涌上来,慢慢的变成了

哭腔。

“麦爷他都有人标记了,你还挂念着他干什么.....呜.....你再怎么想他也不是你的呀.....”

小绝说到后面快没气了,抓着衣领的手软绵绵的挂在上面舍不得放开。


陆之遥又叹了口气。


“我跟Mike.....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还能怎样!”小绝哭的满脸泪痕的看着他。“我其实都知道的...你只是把我当弟弟...为什么会帮我度过发情期只不过是因为彼此能配合一下而已....你不在乎我...我都知道....”


陆之遥抓住他的手。

“不是!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小绝晃晃脑袋。头痛的要炸裂了,如果陆之遥再说出那些残酷的现实,他大概就要背过气去了,甩了陆之遥的手转过了身用手捂住了两只耳朵。

“不想听...不想听!”


“....唉,绝啊....”

陆之遥知道他也是一时半会的气在头上,也没跟他一起激动,只是温柔的把他拉过来,从他的背后紧紧抱住。

“我跟Mike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以前我是喜欢过他吧,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麦爷已经有12标记了,现在我跟他真的就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而已...”

陆之遥冷静的分析了一下,猜到了小绝刚才误会了什么。“刚才只是因为mike跟12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在安慰他而已,你真的误会了.....还有,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所以,冷静的听我说。“


他这次跟Mike出门讨论了很多关于小绝的事。

当小绝在烦恼彼此的关系时,其实陆之遥也在深思熟虑了很多。


他是成年人,比小绝要大上好几岁,跟小绝之间的关系之复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捋清捋顺的。其实在小绝还小没出现第二性征时他就已经忍不住了,大概是alpha天生的对omega有敏锐的直觉,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小不点跟屁虫是o,身为a就是要标记他。

可是他当时要是下手了就是犯罪,而且当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对小绝的感情到底是因为体质原因还是真的喜欢。他不敢也不应该,脑子里有两种思想开始争斗起来,他只好远离小绝,远离这个问题源,但这反而导致他变得不能再接近小绝了。


因为只要一接近他,自己就会忍不住要标记他了。


那次在休息室里最终没忍住的进入体内就是一个错误。陆之遥是第一次感受到AO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原来能这么的刺激兴奋,那样的xing冲动大概会像xi毒一样上瘾吧。之后那三天陆之遥本来是想靠着自制力不去碰他的,可是一回到家,满屋子都是诱人犯罪的味道,每一次完事后收拾的同时陆之遥只能猛掐自己大腿肉,告诉自己在没有明确双方的心意之前绝对不能标记。


但是他把小绝赶出去之后就后悔了。


看着满屋子残留着三天来两人沉迷纠缠过的痕迹,他心里一抽一抽的痛。刚好之前跟Mike说过的那个游戏展开幕了,早已准备好的旅行只能让他把这些思绪放在行程当中一起带走了。

Mike见他愁眉苦脸的,跟他谈了很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偶尔像个小孩子一样,试着把喜欢的东西先抓紧在手里怎样?”


“喜欢”这两个字很难说出口,陆之遥不像小绝那样能那么坦率的说出来。他把小绝捂住耳朵的手拉下来,紧紧的抱住他。

“我们.....要不先试着交往看看?”

“哈?”小绝转过身,“交什么往!........诶?”本来生气的小绝一下懵了。他说的交往....是那个意思???

“嗯。主要是我这边的问题......所以...”陆之遥以为小绝是因为自己一直都在拒绝他所以才这么生气,只好解释是因为自己没有理清楚对小绝的感情。“至少在正式标记你之前,我...”

“等等...!!我怎么听着你说的话.....”小绝打断了陆之遥的话,他确定自己听清楚听明白陆之遥说的话了,听的他忍不住从耳根开始红起来,蔓延到整张脸上。“你说的这话...怎么像在求婚啊?”

陆之遥也忽地醒悟过来,咳嗽了一声假装四处看风景。“咳咳....唉,反正我说的你也听明白了,我去把Mike跟12的事解决完,之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小绝乖巧的点点头,脸上的红还没散去。他打算回家禀告父母,晚上再去陆之遥那。

他用力抱了一下陆之遥再松开。陆之遥拍拍他的头,回头找Mike去了。


确认彼此心意之后,小绝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了。比起之前因为发情期到来而索求彼此的身体不一样,现在有什么东西从陆之遥身上散发出来,吸引着小绝想冲上去拥抱他——

是不是就像歌词一样,因为爱对了人,发情期每天都过???

评论(2)

热度(23)